企业文化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钱学森:“那一天,我冲动得彻夜未眠”
发布日期:2021-05-24 21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钱学森:“那一天,我冲动得彻夜未眠”

  【百名院士的红色情缘】

  开栏的话

  他们,领有共和国最高学术声誉名称,是各自范畴的领军者;他们,或无私贡献,“干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”,或学术成就深、科学视线广,为民族振兴、人民幸福担当科学报国的时期重担。

  术业各不同,但有一点素来都是雷同的??与党同心、与党同行,他们初心不改,热情不减。

  他们就是两院院士。在迎接建党百年的日子里,本报与中国工程院、中国科学院、中国科协结合推出《百名院士的红色情缘》栏目。让咱们一起重温或见证钱学森、朱光亚、王大珩、彭士禄、袁隆平、欧阳自远、钟南山等一代又一代科学家与中国共产党之间的红色情缘,回望中国科技发展史册上那些坚卓深奥的红色脚印。

  “我回国近三年来受到党的教导,使我领会到党的伟大,党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这一目标的巨大,我愿为这一目的奋斗并虔诚于党的事业。”

  作为新中国历史上享有高尚权威的人民科学家,钱学森的入党故事鲜为人知,而又感人至深。

  1955年9月,回国途中,一位记者问钱学森:“你毕竟是不是共产党员?”钱学森答复:“共产党员是无产阶层的进步分子,我还不资历当一名共产党员呢!”

  直到置身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中,钱学森心底储藏多年的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欲望越来越强烈。中国迷信院前党组书记、常务副院长张劲夫生前这样回想:“一天晚上(1958年早春),钱学森同志一个人找到我家里,谈了他在美国20年,所有工作都是在做筹备,预备未来为祖国做点事件,所以一美元的保险也不买。回国后,为使人民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,将全力以赴建设自己的国度,并慎重地提出了入党的请求。”

  据钱学森的秘书涂元季记述,1958年4月6日,钱学森向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党支部递交了一份长达7页的思维检讨。4月19日,钱学森又向力学研究所党支部递交了一份长达8页的“交心”材料。在这份资料里,他进一步谈了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、对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的认识。

  鉴于钱学森对党的深沉感情和认识上的进一步进步,力学研究所党支部当真研究后,决议发展钱学森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9月24日,钱学森正式填写了入党申请书。

  在《中国工程院院士传记??钱学森传》的作者奚启新看来,钱学森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,并不仅仅是为了寻求提高,而是有其深层长远的思惟本源。“从青少年时期,他就开始接收先进思想教育,有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结。在交通大学读书时,挚友之中就有多少位是中共地下党员,他自己也参加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。到美国后,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固然身在异国,但心系祖国的抗日战斗,对祖国的运气深为忧愁。”

  “我所接触的党的引导同道,他们看事物的清楚、深入,使我对他们起了敬仰之心……总的来说,这时代我对党的认识是很错误头的,党在我心目中只是一个个党员,不是一个组织。”钱学森曾如斯分析本人对党的片面意识,但回国后参加力学研究所的工作,特殊是国防部第五研讨院的工作,以及加入了全国政协会议跟访苏、参观、讲学等运动,目击了新中国的种种新景象,他对党的认识越来越深入。“这使我认识到党是群体,是一个可恶的集体,我开端对党有了情感。”“我开始觉得国民大众的大家庭,我是其中的一分子,我必定要拿出所有来为大家的幸福生涯而斗争!”

  1959年1月5日,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党总支告诉钱学森,他被接受为中国共产党准备党员。钱学森后来说,在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那一天,自己激昂得彻夜未眠。

  (本报记者 张蕾) 【编纂:卞破群】